局外人

当我念大学的时候,有过不少这类雄心壮志。当我辍学之后,很快就懂得了,这一切实际上并不重要。

下午卧倒在床一口气读完了加缪的《局外人》,晚上去散步时我的思绪开始挣扎,有些东西已经压抑在我的胸口太久了。

我好像在默尔索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一直以来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从小不爱运动,更不爱与人交际。上了高中,因为住校要融入集体。从那时开始发现自己与周遭的格格不入,与同龄人没什么共同语言,更不喜欢与人聊天。因为不喜欢参与同学间的交流,竟然会被冠以“勤奋”的称号,想来有点可笑。甚至在某些上课时间,我时常感到一种巨大的压抑,突然间对课堂充满了厌恶,但这一切只诉诸于想法,我还只是个“乖”学生,不得不困在疲惫的肉体里等待下课铃声。但是高中期间,我真的对高分抱有强烈的渴望么,自欺欺人罢了。高考成绩不太理想,是否要复读?其实我也觉得无关紧要,复读也行,不复读我也能接受。大概我唯一要坚持的,就是读个计算机方向,聊以慰藉网瘾少年的黑客梦想。大学期间的生活大概就惬意了许多,经常翘课去实验室,乐此不疲。期间愈发对课堂教学的模式充满反感,对于老师们循循善诱的教学方式,我习惯坐在最后一排来无声抗议。大三了,父母推荐我考个研究生。后来才发现,大学期间逃课养成的随性性格,很难再重新坐回课桌旁认真看书。于是,考研日历撕去一页又一页,第一次考研失败。我又不甘心想要再考一年,母亲希望我先找个工作,于是矛盾愈演愈烈,李志那首《黑色信封》似乎成了我的内心写照:如果没有人看着我,那该多快乐。

又在家里复习挣扎了半年,逐渐丧失斗志,好在成绩勉强达线,这个月收到进入复试的通知。看着其他考生努力地准备复试,我又兴致索然。我真的在乎这次面试么,就像是考研复习的过程,我时常感到一种无意义的空虚。

那些故事

和我没半毛钱关系

说来说去全他妈废话

我只想陪着困难发呆